产品818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环保资讯网 » 环保项目合作 » 正文

经过环保洗礼的再生资源回收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 2019-08-21 浏览次数:107

有生产就有废料。开放初期的上海,各种对应需求的大小工厂野蛮生长,各行各业工厂产生废料消耗品日渐增多,人口流动性同时增强,工厂相对集中的地方,废品回收的从业者也逐渐多了起来。那时的大部分“再生资源回收”从业人员基本都是骑着三轮车,带着一根木杆秤,摇着铃铛走街串巷收购废品。小部分人利用马路边的场地,开设废品回收站。“三轮车”收购货物再拆解、分类后,售至各种单一货物的打包站集中进行打包,打包站将同类废品分成各个等级售至再生资源回收源头企业(炼钢厂造纸厂等)。同时也诞生了医疗废品、危废从业人员,固废从业人员,还有一批倒腾信息、研究地磅“捣江湖”的“倒爷”。二手电器、家具、钢材、电缆等回收(也可能是从当铺演变而来)细分行业。

小刘的三轮车(黄鱼车)


这是上海南汇的一条不知名马路,马路两边有十来座加工厂。像往常一样,小刘蹬着三轮车摇着铃铛喊道,“回收废铁、废纸、铝合金、不锈钢、电线电缆…。”“师傅,废纸收多少钱一斤?”西面厂房门口保安师傅跑出来喊住了小刘,“纸箱三毛,报纸两毛五。”小刘停下三轮车回道。“我这都是好纸,你进来看看吧。”保安说着拉开大铁门把小刘带进了工厂里。“你这纸箱上胶带太多了,还有书纸混在里面,就一起称按两毛五一斤算吧。”小刘说着并迅速掏出红双喜香烟递给保安点上。“行吧,你搞干净一点,等下留个电话给我,下次直接给你打电话,我们厂每个月都有吨把废纸。”保安回道。小刘一口答应。用了两个多小时,小刘装了满满一三轮车,超宽超载对于他这辆“宝马”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,好在厂里有地磅称重,省了不少麻烦。

他想起前天去废纸打包站王胖子那里卖纸,黄板纸箱是给5毛一斤,看来今天赚个一百多块没有问题了。听保安说以后还有,等于又多了一个老客户,他心里甭提多开心了,没忍住心情,一包红双喜都快发给保安抽光了。每个月要拉几次废品会联系小刘的工厂有四五家,都不算远,差价也比较划算。要拆解分类的废品也不多,不会占用他太多时间。不需要去厂里拉货的时候,他就在马路上摇着铃铛找生意。

王胖子的打包站


王胖子*近有些烦恼,就在刚刚一直送货给他的小刘过来卖几百斤废纸,又跟他吵了一架,“你这个人做生意不地道,人家价格都不掉,就你的价格往下掉,一天天净挣些黑心钱,哼!看我三轮车踩不动了就宰我。”王胖子只得实话实说,造纸厂给的价格真的跌了,自己就挣一点差价,造纸厂跌价,他也得跟着跌,别人收货肯定也都掉价了,让小刘不信的话自己打电话问,不行拉到别人家去卖他也没意见。小刘没应声,毕竟他也累了,去下一个废纸打包站实在太远,也许价格真的下跌了也是白跑,和王胖子相处的这些年,他知道王胖子是个比较实在的人,骂他两句黑心也就过个嘴瘾。事实上废纸价格*近的确一直在稳中下跌,王胖子场地里有很多各种品类的废纸包块,*近发的车到造纸厂每车货都没钱赚,再算上开支*近都在亏损。收货的时候高价,卖货的时候价格跌了,他也没办法。王胖子的叔叔给他支招让他先屯着不卖,等价格涨上去再卖,其实王胖子也想这么做,但是场地面积有限,没地方存放,货又不能不继续收,工人还要养活。由于现金流不充足,他没办理营业执照,场地也只是靠马路边农家的一栋房子加一大片空地。

在造纸厂没有抬头,卖货给造纸厂也要半个月才能收到货款。他等不了那么久,卖货给他的三轮车和工厂货款要及时结算,毕竟源头丢了生意就没了,工人工资也得按时结算。迫于资金压力,他的货物每次拉到造纸厂附近都是卖给造纸厂周边的“黄牛”,黄牛卸货马上给钱,每吨比造纸厂低20元,好在现金充足卸完货马上结账,少赚点钱总算是运转起来了。王胖子烦恼倒不是和小刘计较,和小刘打了几年交道,对他的脾性多有几分了解,就是个嘴碎的人,他从不往心里去。昨晚王胖子的表弟小五来王胖子家喝酒又一次劝他,让王胖子用他自己改装的“水车”去装货,小五是靠“水车”吃饭的,(水车是空车装货之前先过磅称重时,车厢夹层里有两三吨水,空车称重之后再偷偷把水放掉,这样车子装完货之后就少了两三吨分量),小五说王胖子放着大把的钱不赚多可惜,王胖子老婆早听说这两年小五挣了不少,车子都换了大奔,为此王胖子的老婆在场气的大骂了王胖子一顿,说王胖子是猪脑子,该挣的钱不挣。王胖子签协议的两家大工厂每月有一百多吨废品,他是个本分人,平时还帮人厂里拉点垃圾解决点小麻烦,他不想也不敢挣不合规矩的钱,他清楚自己这些年生意积累的口碑来之不易,很可能一不小心毁了自己的饭碗,怎奈何自己的老婆是个不讲道理的人,眼看老婆午饭都不做了,工人和他都没得吃,能不烦吗?

小五的江湖


小五是个能人,这是大家公认的。就一辆不知道几手的破货车,收废品干了两年多,愣是提了辆虎头大奔,这两年出手也是越来越阔绰。很多生意同行做不了,小五能做。厂里的废铁要出售,开出的价格和炼钢厂收购的价格一样高,已经没有差价了,小五一样能收。铝合金、不锈钢、铜的价格也是一样,小五报给厂里的收购价总是*高的,甚至有些时候小五的收货价还要高于钢厂、铜厂的收购价。像竞标一样,一般工厂里的废品对外出售,大多数是价高者得。小五是个爱钻研的人,从他无意间在马路边见到一辆货车不停的向外放水时,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。小五一咬牙,花了笔钱在车厢里改装了一个夹层空间,下面做了出水口,每次空车去称重之后,在装货之前再找个没人的地方,放干净水,凭空多出几吨货。

小五清楚这是违法的行为,但在巨大的利润面前,他还是选择继续做下去,他怀着侥幸的心理,毕竟没被抓到过。有时也会遇见麻烦,部分工厂里废品的重量是有数据记录的,每次同样数量的货物称重会少几吨货引起了他们的*觉,报*之后通过监控看到,他的车子在放水,这些生意就难以为继了。

近些年的再生资源回收行业

2015年对于在上海的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的从业者来说,是一个特别的年份。在这个时间之前的再生资源回收,从*基层收购方面,像小刘一样的回收人员,在上海随处可见的三轮车,包揽了九成以上的废品基础收购工作。他们多住在各个乡下民房、城中村,房东有一片不大的空地供他们堆放收购的废品。对于场地的合规性,对于从业人员的要求,对于他们的无证照三轮车,虽有明确的管理条例却不那么严格(报废汽车、危废、固废等处置企业除外)。即使一部分从业者由于货量增加,交通工具更换为货车,但经营场地不当依旧是个问题。诚然,塑料的气味,纸塑料等易燃品的火灾隐患难免存在,露天堆放不美观影响市容形象等问题无法避免。

打包站是回收的大链条中必要的一环,对于废钢、废纸、废塑料等可回收物,需打包站具体经过细分等级,再打包成包块,减少占地面积和运输成本。铁有重废、钢筋头、大小钢料、冷热轧等二十个种类,铝有1系、2系、3系、7系等十几个等级,塑料分为聚丙烯、聚乙烯、有机玻璃等一千多种,不锈钢有304、316等各种分类。以纸为例,再生资源源头企业某造纸厂的回收分类报价:A级1900(黄板含量90%以上),B级1850(黄板含量60%以上),C级1800(黄板含量30%以上)等十几种分类。打包站收购的废纸分类后才能保证利润售往造纸厂,打包机及分类区域、堆放包块等区域对于场地的面积要求较大。王胖子的废纸收购打包站和其他废品种类打包站一样,大部分都是在非工业用地、非工业厂房等违章建筑内经营,一些大型的废钢站依码头收货,方便船运。当然,上海的104、195、198板块基本有部分空置的厂房、硬化水泥地,但这些和废品收购打包站似乎缘分较浅,毕竟修个地磅,三轮车还有少数的拾荒者、环卫工来来往往比较影响园区形象,安保不太方便管理;与相对租金也有些关系。

小五的“高价回收”是违背市场的,即使他近些年研究遥控器、地磅作弊器等比较隐秘的工具,但这种把戏就像纸糊的灯笼,一戳就破,难以长远。

2015年以前的再生资源回收体系,除去占据极少部分的正规回收公司以外,大部分的回收体系是在基本无建制、无监管、无税收的环境下运营的。这个体系的链条:“三轮车”等回收人员回收了所有种类可回收物,进行第一次分类,分成铁、铜、铝、纸等大类;各类打包站收购了三轮车的对应单一废品后,按等级进行二次分类;完全分类后的一车车货物再回到再生资源源头工厂对应等级区域。

行业的变化

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随着环保严查力度的日渐增长,上海同时开始了大面积的拆违工作。大刀阔斧的改建,总有一部分牺牲,纵然废品回收底层从业者对于环保的贡献是巨大的。

经过环保严查、违建拆除等一系列洗牌,回收行业的从业者似乎消失了。曾经随处可见的三轮车,除了郊区非中心城镇,几乎销声匿迹了。路边的废品回收站也似乎难以寻觅,占废品小类的塑料、可乐瓶、泡沫、玻璃、编织袋等打包站在不停的搬家,大类的铁、纸、铝合金、不锈钢等打包站也在搬家中夹缝中挣扎。可能今天还在做着,明天市民举报噪音污染、气味环境污染等,转眼间被环保关停。

历史的车轮无法阻挡。三轮车的处境是无法顾及的,违规的打包站也需要关停,但废品还需清理回收。上海市两网融合垃圾分类里的可回收物,是针对市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废品,利用可回收物换取市民积分。上海的“可回收物”垃圾箱里,每天产出巨量可回收物,已建成的回收点、中转站、集散场处理生活中的可回收物。

工厂的可回收物还是要交给市场,原有的回收体系受到影响,工厂的废品销售过程随之做出相应的改变,铜、铁、铝、纸、不锈钢等大类的废品相对容易出售,小类低价值的木材、玻璃、泡沫、布料等可回收物相对较难销售,部分公司甚至把这些低价值回收物做垃圾处理。同时很多工厂产出的可回收物里掺杂着危废、固废等,需细分后再处理。单一品类的打包站回收公司虽有所减少,但依然存在。打包站只收单一类的废品,“三轮车”这种进行第一次分类人员的减少,对部分工厂产生影响较大。工厂生产线的废品废料是多样化的,有边角料、消耗品、残次品、包装材料等,一条生产线下来,会产生十几种可回收物。产出废品不多,种类却很多的工厂相对较为头疼,自己进行分类要增加一个人工,开设专用的区域分类,不分类又很难直接售出。

废品分类分拣工作是一道必不可少的工序。上海画戟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,联合固废、危废处置兄弟企业,承包回收处置工厂可回收物、废料(辐射类除外)。

用您麻烦,将分类工作交给我们。

上海画戟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,一家专注于废品分类回收服务的公司。

本文来源于:http://www.huajizaisheng.com

文章来源地址: http://huanbao.chanpin818.com/info/hbxmhz/art_108060.html

 
 

 
同类资讯网

 
行业热词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网
点击排行
 
 

首页 | 供应网 | 展会网 | 资讯网 | 企业名录 | 网站地图 

按字母分类 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
无锡据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62041号-8